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 云海孤峰

作品:游神魔梦|作者:白色的橙子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8-02 13:22:54|下载:游神魔梦TXT下载
  浩瀚云海环绕山峰,崖顶一颗老树傲然独立。

  几道人影聚在树下,围在一处目不转睛。

  凉风飕飕袭来,周哲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打量四周,却只见缥缈云雾、茫茫云海,放眼所及处除了翻涌的云浪,便再无其他。

  往边上走两步,便到了边界。几颗石砾从崖边滚落,坠入云海转瞬不见踪影。

  这里……是哪里?

  哪怕是云海景观闻名的峨眉或是黄山,都不及眼前波澜壮阔之万一。仿佛天上地下只剩下了这一座孤峰,有一种强烈的被舍离和孤寂茫然感觉。

  周哲下意识地将目光望向那几道人影处,想着从他们那里获得一些资讯。

  然而刚走了两步,却不敢靠近了。

  因为他赫然发现,前方那几道人影中赫然有两名童子,一男一女,看上去十二三岁。两人分别身着黑、白两色道袍,男童虎头虎脑却故作老练惹人发笑;女童粉雕玉琢,梳着一对羊角小辫,甚是可爱。

  如果只是这对身穿奇装异服的小孩儿倒不足以让周哲停下脚步。让他驻足的最主要原因是,那男童乃凌空盘膝而坐,无端有风旋在他身下聚集将他托起。

  女童脚下更有氤氲云雾汇聚,凭空站在男童身后,竟有种飘然出尘之感。

  仙人?还是装神弄鬼?

  两童子的面前有一张木纹方桌,桌上有深浅适度纵横交错的沟壑如同棋盘,棋盘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黑白棋子,正在对弈。

  这方桌只见桌面不见桌脚,再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哪是什么方桌,分明是旁边老树上分出的一支枝桠,竟诡异地生长成了这般方正扁平的模样!

  树桌的上面,还生长着一个罐子似得空心木疙瘩,里面有一片扭曲的木条横亘,将这木罐子分隔成了两半,各有一色棋子堆满其中,像是一个棋盅。

  树桌的另一边,则是一名站立的人。

  他看上去不过五六十岁,却佝偻着脊背,浑身透着沉沉的死气,仿佛行将就木的老头。正专心致志在面前的桌上,不时取子落子,完全不被外物打扰。

  倒是旁边还有围观三人,一名身材魁梧腰杆挺拔的国字脸中年男子;一名穿着未来风格的皮衣皮裤身材曼妙的女性;以及一名无口无鼻无耳,整张面孔只余一双阴恻恻眼瞳的无脸男……

  周哲寒毛直竖,只感觉仿佛来到了恐怖片的现场。

  但或许是因为面前这些人都没有异动,而他们的专注又实在让周哲好奇,以至于他奇迹般的很快冷静下来。

  当然,更主要的因素,是他知道自己肯定又做梦了。

  孤寂的山峰、漂浮的童子、无脸的男人……这都不是会出现在现实里的东西嘛!

  恩,肯定是做梦!

  想通了这一点,周哲大着胆子又上前了两步,与其他人一齐观看那棋局。

  倒要看看这棋究竟有什么好看的?

  随着周哲的靠近,中年男子只是回头用审视的目光扫了一下便重新看向棋局。而那无脸男却用藏在云雾后的阴冷目光剜了他一眼,发出渗人的声音:“今天倒是赶上了,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凑热闹的。”

  而曼妙女子则自始至终连头都没转一下。

  周哲也懒得去理这些“梦中人”,专心看向棋盘,

  树桌的承载之上,黑白两色相互缠绕,仿佛两只扭打在一起的妖魔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。

  这是,围棋?

  周哲对围棋不算一窍不通,但顶多只是了解规则的程度。从局势上更看不出孰优孰劣,只从棋子数量判断,这局棋已经接近终局。

  果然不出几步,男童信手落下一子,老气横秋道:“你败了。”

  与他下棋的老头脸上露出些阴鸷和不甘,却没有反驳。

  站在周哲身旁的中年人和无脸男同时后退了一步,周哲不明所以,但也下意识后退了半步。

  下一刻,只见那男童的身上突然浮现出浓墨般的黑雾来,虚雾当中有一双碧绿的眸子,霎时间这峰顶狂风骤起,风声厉厉竟如同一头荒古蛮兽的咆哮。

  老头的身影被无形力量摄入了那黑雾当中,紧接着传来瘆人的咀嚼声。

  很快,黑雾散去,老头踪影全无,而童子依旧端坐于风旋之上,只是嘴角微微勾起一丝,像是偷吃了零嘴的调皮小孩。

  呵呵,果然是做梦。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。不过这梦还挺真实的,感觉也不一样。清醒梦么……吓了一跳之后的周哲乐呵呵地想着。

  这时,站在一旁的国字脸中年男子上前一步,来到了棋盘前。

  男童一挥手,棋盘上的棋子如同有灵一般,自发地排队飞回了原处。

  “该你执黑。”男童收回了手,老气横秋道。

  中年人沉默点头,从旁边的“棋盒”里捻出一颗黑子,放在了棋盘上。

  新一轮棋局开始。

  黑白交替,很快棋盘就被覆盖了大半。周哲看出中年人一味的激进,被男童连消带打化解之后立刻便节节败退,惨不忍睹。

  到了棋局后半,男童突然开口道:“你败了。”

  这一次,周哲有先见之明地提前后退了一步,果然那黑雾再次从男童身上浮现,而中年人则又被摄入了黑雾之中,咀嚼声再次传出。

  周哲盯着黑雾,目光仿佛想要穿透雾气,但朦胧间却只看到一个庞大的虚影。

  黑雾散去,中年人消失不见,周哲轻呼吐出一口气。

  寻常下棋要钱,这里下棋要命啊……虽然是梦,但这梦可够刺激的。话说好不容易做一次清醒梦,怎么是这么个怪梦,梦到的尽是些老头和怪人,怎么就没些赏心悦目的……想着,周哲扭过头看向在场唯一的成年女性。

  白色皮裤勾勒出修长双腿,堪称赏心悦目。再往上仔细看去,才发现这女子穿的并不是皮衣,而是某种材质细腻类似塑胶的紧身衣物,纤细腰肢和胸前起伏一览无余,某种程度上比那云海还要惊心动魄。

  既然是梦,那么就算做些什么也无妨吧?

  正这样想着,旁边无脸男突然嗤笑起来:“就这水平还敢来挑战‘仙人棋’,现在的游梦越来越差劲了。”

  说罢,无脸男已经走到了棋盘前。

  “该我执黑。”男童故作老迈的样子颇为可爱,但见过那黑雾的周哲却怎么也无法将这两个字与他联系起来。

  童子自顾自取出了黑子,放在了棋盘上。

  又是一轮黑白交替。

  被这一打岔,周哲心中的些许绮念也淡去了,静静看着棋局,猜测着这无脸男能否下赢这童子。

  刚才两局棋下来,他已经发现这童子棋艺高超——至少比他自己要强出很多。

  但听无脸男刚才的话语,似乎也胜券在握。

  局势渐行,已至中盘。周哲惊奇地发现这无脸男竟然与男童战了个不相伯仲,甚至隐有小优。

  若照此态势继续下去,最后的赢面应该不小。

  正当周哲看得津津有味时,男童却突然在无稽处落下一子,道:“你败了。”

  于是黑雾弥漫,刚才还志得意满的无脸男瞬间尸骨无存。

  周哲愕然看向那童子。

  这小家伙,看着老练沉稳像小大人儿似得……竟然耍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