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140章 慕浅开枪

  慕浅偏着头看了过去,发现墨云敬站在外面朝着她招了招手,似乎有话对她说。

  慕浅迟疑片刻,降下车窗,冷漠的眼神射了过去,“有事?”

  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  “说。”

  刚才在客厅里已经给了墨云敬和上官云渺机会,只是两个人都不说。

  以至于现在墨云敬想说,慕浅却没有太大的兴致。

  墨云敬站在那儿看着慕浅,没有说话,那意思大抵是在等慕浅下车。

  可慕浅完全没有要下车的意思。

  “你不是想知道你的情况吗,我可以给你说。”

  墨云敬知道慕浅最在意什么,只一句话便吸引了慕浅的兴致。

  “上车。”

  她对墨云敬道了一句,随后对司机吩咐道:“你回避一下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司机应了一声,当即开门下车走了出去。

  冰天雪地,白雪皑皑,慕浅身体不好容易受凉,自然要辛苦一下司机大哥。

  墨云敬拉开车门上车,坐在慕浅的身边,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。

  他的沉默让慕浅很是不爽,当即冷声说道:“如果你没有想好,可以不说。”

  “你有个姐姐,叫上官雪。”

  慕浅的话音刚落,墨云敬立马说道:“你们是双胞胎,她早你半个小时出生。”

  “她现在在哪儿?”

  关键性的问题,同样没有等到墨云敬的回答。

  再一次陷入沉默,很是犹豫。

  慕浅扶额,忍不住怅然一叹,“从小到大我像一个孤儿一样长大,直到现在你们都出现在我的身边,扰乱我的生活,硬生生的打破了我生活轨迹,一次又一次的给了我希望,但最后又是绝望。

 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,有什么是不可以直说的?

  还是那个上官雪一直跟你们生活在一起?

  你们一直在保护她?”

  饶是墨垣那样聪明的人都找不到上官雪的存在,甚至不知道上官雪的名字。

  慕浅在想,上官云渺和墨云敬到底有多么的疼爱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姐。

  思及此,她心里不免有些伤感落寞。

  同样是母亲的女儿,为何区别对大如此之大?

  有那么一刻,慕浅甚至不愿意知道上官雪的存在,至少她不会徒添伤悲。

  “我跟你妈妈也成迫不得已,雪儿也是个苦命的丫头。”

  墨云敬感慨了一声,莫名有些伤感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 慕浅冷冷一笑,冰冷的眼神尽显讽刺神色,“那我呢?”

  她真的想象不到还有会过的会比她的生活更加的糟糕。

  经历千难万险,她仍旧省市的边缘徘徊,可上官云渺和墨云敬说什么了吗?

  什么也没说。

  “我知道你对我们有很深的误会,可雪儿没法继承隐族少主的位置。”

  “她继不继承隐族少主的位置跟我有关系?

 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要去争夺那个位置。

  何况,就算没有人继承还有她上官云渺,大不了她再生一个孩子。

  别忘了,上官云渺就是隐族少主,还不是逃离隐族了么。”

  “你妈妈跟外族通婚,早已经没有继承隐族少主的资格,现在隐族族长是你外婆。

  可你外婆已经年迈,隐族内忧外患,需要你回去主持大局。”

  这是墨云敬第一次在慕浅面前很正式的跟她聊隐族的事情。

  “我自小就不在隐族,怎么去主持大局?

  你们那么疼爱上官雪,那就让她来做。

  我,你们想都别想。”

  慕浅一句话说完,便指着轿车门,“下去。”

  原本以为可以好好聊聊,但现在看来,跟墨云敬根本没有任何聊天的意义。

  完全是浪费时间。

  “隐族族长之位虽然可以子嗣继承,但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墨云敬的话说得不太清楚,可慕浅隐约却觉得事情不是想象之中那么简单。

  “跟我体内的蛊毒有关?”

  她一语中的,倒是让墨云敬有些诧异。

  “是。”

  墨云敬应了一声。

  他话音落下,慕浅没有再说话。

  陷入沉默的她抿了抿唇,侧目看向窗外,脸色格外难堪。

  绕来绕去,所有的事情都跟体内的蛊毒有关系。

  她忽然想到上一次墨景琛蛊毒发作又中了枪,差点死亡,最后上官云渺出现,救了墨景琛。

  “所以,救墨景琛根本不需要唤醒我体内的母蛊,对吗?”

  墨云敬:“……” 等了半晌,等不到墨云敬任何的回应。

  慕浅微微颌首,推开轿车门下车,朝着别墅客厅走去。

  突然地举动让墨云敬有些摸不清头脑,也当即推开车门跟了过去,“浅浅,你干什么?”

  慕浅大步流星,头也不回的进了别墅客厅,站在门口的位置,森冷骇人的眼神直射向上官云渺。

  而此刻,上官云渺却坐在沙发上品茶。

  见到她出现,也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意外。

  慕浅眼眸微眯,一撩呢子大褂,直接从身后掏出一把银质手枪,上弦,枪口直直的对准上官云渺。

  砰——!! 一声脆响,枪声伴随着玻璃杯子碎裂落地,茶水直接溅在上官云渺的身上。

  “住手!”

  慕浅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墨云敬,他当即上前一把握住慕浅的手,“跟渺儿没有关系,都是我的决定。”

  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上官云渺,见那一枪并没有伤到她,他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

  “放手,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  这是慕浅离开了无名岛之后第一次拿枪对人。

  可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拿枪居然是对准自己的亲生父母。

  她无法想象上官云渺和墨云敬到底有多么的残忍,为了让她回到樱珠继承族长之位,便催动她体内的母蛊,让她备受折磨到无法忍受的地步,然后跟她说回隐族可以拯救! 分明就是将事情做到极致,逼得她无路可退,不得不回隐族。

  恨。

  慕浅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憎恨一个人。

  上官云渺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水渍,被慕浅刚才的动作震慑到了。

  缓缓起身,注视着她,“我知道你在恨我们,可是……你应该理解我们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