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89章 龙吟(2)

  好在,现在有祝丰丰在,开祭坛不用那么麻烦,饶是如此,祭坛开启也已经日近黄昏了,天边,厚重的乌云一层压过一层,慢慢推进。

  小红包还在昏迷,不过,守在身边的温靖却明确感受到,儿子身上那灼人的热浪明显消散了。

  “儿子,醒过来吧,你已经是沈家家主了,沈家最年幼的家主哦,快点醒过来,妈妈带你去巡视你以后的江山。”

  两代家主并存,很多事情不需要那么麻烦,祝丰丰只需要将家主印戴在儿子脖子里,在祭坛确认他的身份就可以了。

  原本新家主需要自己走进藏书阁才能被认可,可现在,藏书阁都成废墟了,她更在意地上那些混乱的文物。

  “家主,外面有雨意了……”看着跪在那里的祝丰丰,老家主急啊。

  哪怕藏书阁已经成了一地木屑,地上的纹路依然明显,他们不敢轻易过去,可那些,都是沈家的根基啊,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被雨淋了吗?

  “你们先回去,这里我来处理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等所有人不放心的离开,祝丰丰才笨重的抱着儿子,打开了地窟。

  外人都说沈家有宝藏,却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,那么多的宝藏,又是怎么不见得,她却知道。

  “儿子,妈妈已经夸下海口,你再不醒过来,就真的要玩脱了,先把藏书阁的东西收起来好不好?”

  钥匙早就不属于她了,现在能沟通的,也只有怀里这个安睡的小家伙。

  “宝宝,下雨了。”外面,温靖抱着女儿,擦了把脸上的湿意,同样紧张。

  那些东西,是真正的宝藏,是不可低估的文化瑰宝,真的被泡了,就太可惜了。

  “儿子,别睡了,听到爸爸说的了吗?快点醒过来,让小龙把藏书阁的宝贝收起来,快点,求求你,快点醒过来……儿子?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妈妈?”

  “妈妈在的,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头疼吗?难不难受?”

  刚刚还一脸哀求的人,这时候却满脸惊喜的看着儿子,摸摸小脸、捏捏小手,又哭又笑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  “宝宝,来不及了!”外面,温靖的声音,带着一丝紧绷,正好一道闪电劈下,远处树影重重,看起来就像无数野兽,要吞噬眼前的一切。

  “儿子,心里默念,将藏书阁收起来,所有宝贝不可损失,快……”

  “妈妈……”小红包感觉很累很累,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在酸困,但是,看着妈妈紧张严肃的脸,还是乖乖听妈妈的话。

  祝丰丰和温靖退出地窟门口,看着已经阴沉不见五指的天色,紧张的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。

  “哥哥……”小暖暖被爸爸的西装从头裹到脚,不懂父母的紧张,只是听着哥哥醒了,高兴不已。

  “乖,等哥哥忙完就会出来,先不要打扰哥哥……”

  祝丰丰听见里面沉重的声音,听见无数东西被翻出来噼里啪啦的声音,眉心一跳。

  沈家这老祖宗,是真的很喜欢炫富啊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不赶紧干活。

  “别紧张,已经到这一步了,你能做的已经做了,听天命吧。”

  虽然,他也很可惜那些东西被毁了,可是,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,不是人为可以控制的。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

  等待的时间漫长而窒息,祝丰丰看着手机上明明才过去十分钟,她却有种已经紧绷了一整天的感觉,心跳都快要垮了。

  突然,一声嘹亮的呼啸,天际一瞬间骤亮,祝丰丰隐隐有种跪下膜拜的冲动,不仅是她,温靖同样不好受,额角上大滴大滴的汗水往下掉。

  “快点……”地窟,昕宁嘶哑的声音,透着不正常的无力,祝丰丰想要进去看看,却发现,她进不了地窟了?!

  “儿子,儿子,你怎么了?告诉妈妈,你怎么了?”

  “妈妈,我没事……”看着手心里越来越黑的血纹,小红包欲哭无泪,他怎么可能没事?

  妈妈不知道,地窟是有禁制的,它离不开地窟,要想出去,只能由守门人暂时打开禁制,代价……

  外面的啸声透着欢悦,却也没有真的只图自由,祝丰丰和温靖清楚的看着,沈家屹立千年、一朝坍塌的藏书阁,所有典藏就跟长了腿一样,消失的一干二净,地上只剩下那些陈旧而珍贵的木屑。

  “我不行了……”

  又是足足十分钟,祝丰丰才被允许进入地窟,看着地上再度昏迷的儿子,祝丰丰不敢动了。

  “应该没事,先带儿子出去,外面雨太大了,这里必须马上关闭。”

 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瓢泼大雨倾泻而下,温靖来不及解释,一手抱着一个孩子,带着祝丰丰匆匆进了祭坛。

  这时候,也只有祭坛可以进去,为他们准备的住房太远了,再加上天黑路滑,并不安全。

  雨,下了一夜,整个沈家村没有一个人睡的着,有人为藏书阁的古籍担忧,有人为之前那嘹亮惊心的龙吟震惊,有人,为了再次昏迷的孩子痛惜。

  大雨一直下到第二天天亮才停下,却没想到,太阳会照常升起,完全不受昨夜暴雨的影响。

  “家主……家主……”

  村子里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,沈清源作为最健壮的年轻人,提着根棍子,深一脚浅一脚、踩着一地稀泥过来,看着被大雨冲刷、什么都不剩的藏书阁遗址,整个人如遭雷劈。

  “清源大哥,麻烦帮我们准备点吃的……已经没事了,藏书阁损失不大。”

  “真的?”嘶哑的声音,就像久病的老人回光返照一样,祝丰丰甚至听到了他声音里的颤意。

  “等这边处理好了再跟大家解释,孩子们担惊受怕了一夜,需要吃点东西。”

  “我马上安排!”

  在祭坛这边哄着暖暖吃了点东西,又小心检查了一下,昕宁只是有些虚弱,并无大碍,祝丰丰才松了口气,靠着温靖闭上眼休息。

  山里的空气很好,特别是下了一场大雨,就连泥土都透着清新,暖暖坐不住,外面地面晾干后,就忍不住跑出去玩了。

  “别让暖暖乱跑。”

  “没事,沈清源看着呢,安心睡会。”这一天一夜,大悲大惊,小姑娘的脸色比儿子还难看。

  “嗯,儿子醒了你叫我。”

  “好。”